给我一个可以看片的www

谭柳儿赶来,经过一番推拿,外加针灸,绪老爷的小儿子才醒。
正好米汤熬好,谭柳儿喂孩子吃了一些米汁,小家伙又睡着了。
刚才在等待谭柳儿过来的时间内,葛天俞把绪欣毓中寒毒的是告诉了绪老爷,这会儿绪老爷神情萎靡,小儿子的清醒也没令他振作过来,谭柳儿和他说话,他似听非听。
谭柳儿一针扎在绪老爷手背,绪老爷痛得只抽冷气,醒过神来。
谭柳儿收起银针,对绪老爷道:“你儿子是中了毒,得尽早治疗,否则不死也会变成傻子。”
绪老爷一连声答应,葛天俞派贺六护送绪老爷父子去葛家庄。
这毒谭柳儿虽也能解,可事情紧急,不如直接找孙夫子。
葛天俞去县衙拿任命书。
进了县衙看见夏呈祥一脸愠色,葛天俞就要告退,当不当这个镇长他不急,也无所谓。
夏呈祥摆手要他等一下,令人取来任命书给他,解释:“你不要误会,我不是生你的气,是刚刚那位史老爷太可恶。”

爱情片推荐